? ?
總編:張群東 副總編:郭武民 執行總編:崔喆雄

投稿郵箱[email protected]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韓城文學 > 廣電文學 >

父 親

時間: 2016-03-22 10:05 來源: 韓城新聞網 作者: 郭珺 點擊:


 

父親老了,年輕時山一樣挺拔的腰身,如今已佝僂成蝦米的模樣,兩條攆過兔子的長腿,也已蜷縮得站不來,抬腳動步都要人攙著扶著,那個兩輪的輪椅,更成了他的代步工具。
        都是該死的腦梗,年復一年的發作,害的什么都喜歡自己做的父親,成了一個需要依靠后輩們照顧的人。而年輕時的父親,是多么地自尊和要強呀!
       年輕時的父親,可以一個人扛起兩麻袋的麥子,且腰不彎、腿不顫。在幼小的我們心中,父親就是一個巨人。犁耬耙耱、耕作碾打,他是莊稼活上的全環把式。上世紀七十年代修鐵路、修薛峰水庫,他都是主勞力。父親還有一個特別的喜好,愛給別人幫忙,村上誰家蓋房,誰家有紅白事,他肯定是幫忙人中最得力的。曾經有十幾年,父親還是白事中專管蒸米飯的“伙頭軍”,令我想不通的是,一個在自己家只會拉風箱燒火的人,是下了多大功夫學會蒸幾百人號人要吃的過事米飯的。
       父親曾經在黃河灘種過西瓜,西瓜吃起來香甜,種起來可是苦差事。不說技術,單是壓瓜蔓就是一件十分苦楚的事。毒毒的太陽底下,沙土被太陽烤得滾燙滾燙的,冒著幾十度的高溫,父親一邊計算著瓜蔓的長短位置,一手拿鏟壓土,汗水刺激著眼睛,汗水混合著淚水,一滴滴地落在灘地上。那情景,真真讓人領會到了汗滴禾下土的辛苦和不易。可父親在太陽下一鏟一鏟地,要干好多天,餓了,啃上一塊干硬的包谷面饃。渴了,用手掬幾口黃河內河里的水。
     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國困民貧,煤炭緊俏。農家日子苦楚,用煤不多,就連家境優裕的家戶,一年也有半年的時間要靠柴火。收了麥,麥秸牲口要吃,人們攢下來的麥衣子只能生火煨炕用。玉米收獲后的秸桿,玉米芯子,棉花收獲后的花柴子,就是冬天做飯、燒炕的主要材料。而煤,對農村人來說,是個稀罕物件,買回來后拌上一定量的泥土和成煤頁片子晾干,在三九嚴冬生爐子時,人們才愛惜地用上兩個多月。那時候沒有三輪,更沒有拖拉機、大卡車,拉煤完全用人力。十二三歲時,我曾經跟著父親,走過來回50多里的路,拉著架子車,到馬溝渠礦去拉炭。當時的炭,在溝底成堆放著。交了錢后,我在上面守著車,父親便提著糞籠,下到二三十米深的溝底,一籠籠地將煤提上來倒到車里。早上天不亮就起身,回去路過城里,已是中午兩三點了。在姚莊坡下,父親買了一碗8分錢的素面給我吃,他自己則要了一碗面湯,泡了一塊玉米面窩頭了事。
       父親曾經三次蓋房,第一次是土打墻上苫上麥草,再上上瓦。為了隔出名義上的花壇,父親還拉著架子車,到村北的小河里,找了六塊方正些的每塊足半平方的石頭,平放在院子的三分之一線上。于是,在春秋太陽暖和的時候,我們姊妹幾個便在上面吃飯,偶爾,也有同學來我家里,在平平整整的石頭上“拿伍”。第二次是土坯房,除四個山墻是磚的,主墻都是胡基壘起來的,上面苫的是帶有時代特色的紅色的方方正正的機瓦。主墻用的胡基,都是父親一個人拉土、策土、再用胡基模子打出來的。第三次房子,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蓋的。一磚到頂的平板房,上面是蒸氣蓋板,平展展的房頂,為的是曬糧食方便。第三次房子蓋完后,弟弟們基本上都成了家,此時的父親,已經是六十多的人了,再也沒有力程蓋第四次房了。住在磚砌的平房里,父母親特別地滿足,他們不羨慕城里人高高的洋樓,更不眼紅別人家用貸款蓋起來的兩層小樓,下地回來進門前,父親都要跺跺腳,彈掉鞋上的泥土,怕弄臟自己的腳地。
       小時候上學要學費,雖然不多,但是對父親而言,都不是小數字,有時他還得向鄰居們借,但為了孩子們,他得仰這個臉。可時平時,我們每買一支鉛筆一本寫字本,要錢,都像要父親的命一樣艱難。不懂事的我們,曾經為這事恨過他多年。可到自己大了,也有了家,方知當家方知財米貴的道理。試想一下,一個農村家庭,五個孩子,還有老人,都靠父母親下地掙的一點工分,又沒什么額外的收入,任誰也會把一分錢分成八瓣花的。   
       父親是一個本本份份的莊稼人,除了不喜食醋外,無抽煙喝酒等不良嗜好。在吃飯穿衣上,也不甚講究。年輕時成天的攪團、玉米面糊,他吃得有滋有味,日子好過了,餃子、包子,他也吃得香甜。偶而到飯館吃頓好的,他又一次次地說要掙錢不容易,讓我們節約。父親唯一的愛好,是旱煙。農閑時候,他會在集上買上一兩捆旱煙葉子,回來后拿我們用過的作業本卷了來抽,但是并不常抽。但是在我母親去世后,進了城的他無緣無故地煙癮大了起來,有時一會不抽就不舒服。其實我知道,進了城,身邊沒有陪伴了他大幾十年的母親,也不用下地做農活了,勞作了大半輩子的他是在拿抽煙解悶。手里有煙拿著,讓他有一種不是閑人的感覺。但是他抽的煙,絕對都是廉價煙。除了別人給,他是絕對舍不得抽價錢高的煙的。
       父親老了,真的老了。“快了,不行了!”每次見到父親,他就會重復著講這句話。我知道他年愈八旬的他說的不行,就是要離我們、離這個世界而去。這個時候的我,除了強忍不想讓他看見的淚水,語言蒼白的安慰他外,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
       唉,我可憐的父親啊!面對著你的蒼老,面對著蒼老的你,面對著無力的現代醫學,我們除了無言和虛假的安慰,真不知道再能說什么了。


(責任編輯:admin)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
Copyright ? 2010-2012 sxhcTV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陜西省監督舉報平臺

韓城市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913-5218708 韓城新聞網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913-5308576

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(AVSP):陜備2018007號 | 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07號 省網絡舉報中心舉報電話:029-63907152

版權所有 韓城市廣播電視臺 未經韓城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陜ICP備07006170號

七位数开奖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任一计划 蒙古11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经彩网 吉林快三单期计划图 上海时时乐平面开奖 青海11选5前3直 股票涨跌规律及周期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 四川金七乐开奖结果走势图 南粤风采好彩1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 黑十一选五走势图 湖南福彩动物一定牛 71豆幸运28挂机稳赚 宁夏11选五走势今天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靠谱